郭小莊1102A.jpg 郭小莊1102B.jpg 郭小莊1102C.jpg 郭小莊1102D.jpg 郭小莊1102E.jpg 郭小莊1102F.jpg 郭小莊1102G.jpg 郭小莊1102H.jpg 郭小莊1102I.jpg 郭小莊1102J.jpg 郭小莊1102K.jpg 郭小莊1102L.jpg 郭小莊1102M.jpg 郭小莊1102N.jpg 郭小莊1102O.jpg 郭小莊1102P.jpg 郭小莊1102Q.jpg  

1983年11月20日出版
(TTV電視周刊1102期 P105~P121)
明星專輯:
郭小莊的傳統與現代
●文/厲曼婷
 
當大家在台下靜靜欣賞著郭小莊的「吻花」、「臥魚」優美動作,聆聽著她流水般的唱腔時,也許會讚賞她的表演,陶醉於那一份古典藝術中,但是郭小莊背後所承擔的壓力與她獻身國劇的努力,恐怕很少人能真正的體會到。
「記憶中,我小的時候挺不喜歡唸書,經常交不出作業而挨老師罵,我父親便與母親商量將我送至大鵬劇校學平劇。」
 
十年學戲甘苦
 
由於父親的熱愛平劇,加上自己當時年紀實在太小,只覺得可以不唸書真好,莊小郭在七歲那年,牽著父親的手,歡天喜地的參加了大鵬劇校的入學考試。
「那時候我那會唱什麼戲,一首『大公雞』,幾回模仿大明星的台步,就這樣順利的進入劇校。」郭小莊回憶說。
民國四十八年六月一日,她由父親陪伴,來到了這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坐落於松江路的校本部與銅山街的宿舍從此成了她後來八年的生活全部。
三百坪的日式宿舍,七歲大的孩子,初離家的恐懼……郭小莊記得當時常偷偷的躲在被窩裏流淚,加上每天嚴格的訓練,好幾次她差一點就逃回家去。
「那時候每天早上五時,王媽媽就拎著棍子來把我們叫醒,排著隊洗臉刷牙,排著隊梳頭,再兩個兩個一排的徒步走到校本部上課,冬天裏,經常到了學校,天都還沒亮呢!」
想起這份遙遠的記憶,這位如今已出人頭地的國劇大將不禁感慨時光的流逝。
許多人一直到年紀大了,還不清楚自己的未來該如何走,而郭小莊卻由七歲那年開始就註定了與國劇結下了不解之緣。清晨,她必定是對著晴空「喊嗓子」,依──烏──魚的嗓音在空中迴盪,接下來是一連串的練功,「拿頂」、「下腰」、「前
橋」、「後橋」、「虎跳」、「毽子」、「小翻」、「爬虎」、「絞柱」……這些只是七時到九時的功課,統稱「毯子功」,每一個動作都是她以前不曾作過的,經常練得手軟腳軟,小小的孩子怎經得起如此苦練啊!
「但是,後來我明白了,學平劇要成功絕對沒有僥倖的,任憑你條件好,機遇好,若是不苦練,一樣是沒有用!」
練了一年後,開始分科學唱,當時老師要她唱「小生」,但是愛漂亮的郭小莊卻堅持要唱「花旦」,又過了兩年,開始學戲了,她還記得第一齣啟蒙戲是「八五花洞」,慢慢的,她開始有機會跑龍套,扮宮女。
有一回,臨上場前,唱主角戲的師姐把她叫了出來,問管理的馬隊長:「為什麼讓這麼醜的ㄚ頭扮我的宮女,簡直丟我的臉嘛!」
咬著牙的郭小莊不曾落淚,只在心中暗暗發誓,總有一天,她會是台上扮相最美的旦角,憑著這股信念,她更加努力的學戲,只盼有一天能達成自己的願望。
當大家都學了「紅娘」的戲而她卻被認為資質不足時,她接受了父親的鼓勵,又找了老師私下督促自己,當別人都在午睡的時候,她卻在背上紮上幾公斤重的靠旗,一點兒不敢鬆懈的勤練,任憑汗水滴下臉龐,淚水含在眼裏,她只知道自己必須練
,練到純熟,練到能挑大樑。
 
不斷充實內涵
 
終於機會來了,那是「馬上緣」那齣戲,老師白玉薇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讓她演樊梨花,這個刀馬旦的角色給了她將多年苦練的功夫表現出來的機會,加上白老師細心的指導,郭小莊從此令人刮目相看,鑽研國劇的路也走得越來越順坦。
同期的同學李璇因為忙著拍電影,使她這位原先似乎條件較差的學生有更多的機會挑大樑,學姐徐露結婚使她能在公演「扈家莊」中演扈三娘,從此一鳴驚人,郭小莊漸漸有了知名度。
「那時期我認識了兩位好老師,給了我很大的幫助,一位是名琴師朱少龍,一位是已故的俞大綱老師。」
一直到今天,郭小莊仍是每天下午到朱老師家練習,而俞老師在世時,她十二年如一日的每禮拜三跟禮拜天都去俞府學讀詩詞,是俞老師告訴她的:不論唱什麼戲,都要有足夠的文學素養,才能體驗戲劇表演的精髓。
在一種自然的薰陶下,郭小莊領會了戲劇藝術另一層面的美。
俞大綱先生是國內知名的戲劇文學家,只要是學戲的,都希望能有機會演出他所編寫的戲曲,但深得他疼愛的郭小莊卻按部就班的由配角慢慢演起。當時,俞老師告訴她:戲中無分主配,人人都應以擔綱為重,即便是小角色,也要體驗人物性格,
找出竅門,盡力演出。
在老師的教育下,郭小莊不僅學得了戲劇中的精華,十六歲之後的歲月裏,她也學得了老師待人誠懇,對事認真的為人態度,一直到今天仍可看得出,郭小莊非常平易近人,有苦,她讓自己獨嚐,有疑問,她態度謙虛的詢問旁人意見,有榮耀,她
歸功於軍中的培養以及「雅音小集」的工作人員。
談到「雅音小集」,郭小莊的眼中閃耀著清亮,這個由她一手成立扶植的劇團幾乎可說是她的全部生命。從第一次公演造成轟動以來,「雅音」的擔子一日比一日重,這個劇團的宗旨原在為國劇注入新的生命,如此大的使命讓郭小莊戰戰兢兢,為了俞老師,她必須盡力,為了重新提起新生代對國劇的興趣,她更需努力。
 
為雅音犧牲多
 
雅音」是如何成立的呢?郭小莊回溯到民國六十五年,當時由於父親的積極支持與幫助,她得以保送到中國文化大學戲劇系唸書,這原是她一直夢想而卻認為不可能實現的心願,所以當她曉得自己居然能在並無前例的情形下達成這個心願時,她
興奮極了,也決定當一名最用功的學生,功課壓力是可想而知,而大鵬劇團不到三個月就有一次公演,使得她心力交瘁,於是與俞大綱先生商量離團,當時她是有一股抱負理想,但是由於自覺一切還太不成熟,所以並未提及籌組「雅音」之事,俞先生並不反對她的決定,就在俞先生逝世之後一個月,郭小莊正式脫離了大鵬。
原有的依靠頓時喪失,她才真正擔心起國劇的前途,於是正式著手籌辦劇團,如今的成就並未使她有絲毫自滿,她覺得藝術的路是漫無盡頭的,如果要說「雅音」有任何的影響,那只是為下一代所走的路鋪了一個開端,使他們能走得更順坦自如。
「說真的,做任何事都必須抱著犧牲奉獻的態度,」她指指自己的身體,「此方我是個最愛吃的人了,卻不敢讓自己的體重稍有增加,這講起來也是另一種犧牲。」
家中的兄弟姐妹幾乎都是胖子型人物,如果不靠一點毅力,郭小莊真怕自己無法保持一付好身材,扮演最漂亮的角色。
去年,郭小莊去了一趟美國,那是教育基金會給她的一個機會,讓她出國觀摩學習西方的表演技巧,一年的時間裏,她收穫極多,外國人的全心投入及執著精神給她許多啟示,那一年中,她一方面承受著離家的鄉愁,一方面要為身負的重任時時警
惕自己,而面對不同文化、血緣的外國人,她又必須拚命去吸收他們的優點長處。
在異鄉扮演一個學子的角色使她明白肯定自我的重要,一回國,親人圍繞的溫馨,雜務繁多的困擾,使她好久都調整不過來,B型的她有一份倔強,弓背哈腰的事她做不來,急躁的B型特性使她常常在外面一天回到家後,忍不住要發脾氣,幸好家人非常體諒,從不責怪她,郭小莊說:「要是我回家後沒有他們分擔我的不快樂,我真不知道自己能撐多久。」
她說自己真是不快樂的,人事多而雜,要拜見那麼多人,要解決那麼多事,還得練唱,練功夫,如果她能多放得開一些多好?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那麼放不開,我但願能不去在意自己的穿著打扮,但是為了給別人一個良好印象,我仍然提醒自己要注意。」
 
永守國劇崗位
 
好強的個性使她一直在意別人對她的認同,她無法當一個我行我素的藝術家,只是努力的扮演著一個敬業樂群的藝術工作者。
是好辛苦,但這就是郭小莊,別人勸她找一些幫手,她說「雅音」沒有錢,她不要別人白做事,寧願讓自己的弟弟去發海報跑腿,別人又勸她去找找某大老闆來支持,她說這種要託人情的事她不想做。
「雅音」就這樣辛辛苦苦的支撐著,當年的一點積蓄她幾乎全投進去。
「錢這種東西,永遠都不夠用,也永遠都夠了!」她說她永遠都不會離開國劇的崗位。當年,她獨挑大樑的第一部電影「秋瑾」使她成了電影界的武俠皇后,又演了多部電視劇,都帶給她超出演平劇好幾倍的酬勞,但是那種日子她不喜歡,何況,
「錢只要會運用總是夠的!」
問她對將來有些什麼計劃,她很快的同答:辦一所戲劇學校
目前國內的幾個劇校教學方法還是與三十年前一樣,起初是口授,有了唱片和錄音帶之後,便是一面聽唱片,一面自己一成不變的練習,再加上社會越來越進步,孩子越來越聰明,完全打罵不得,她懷疑這種鬆散無計劃的教學如何能適應時代的潮
流?
「所以我將計劃放在十年以後,到那時我要集合國內老一輩、年經一輩的精英,讓有興趣與天份的孩子在一種自然而有制度的環境下學習成長,那麼當那一代的孩子再長大以後,我相信國劇的改進會是大家都能親眼看到的。」
到那時候的國劇必然是既能保持傳統風格而又涵富現代精神的。
郭小莊放棄了屬於平凡的幸福,她早已不去想如果自己只是一個溫柔的小妻子會不會比較好的問題,她將婚姻交給緣份去負責,目前,她滿腦子想的只是明年一月在美國林肯中心的演出,及五月在國父紀念館「雅音」必須呈現的成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烤雞脖子..

kgb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