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夢已遠1283A.jpg 昨日夢已遠1283B.jpg 昨日夢已遠1283C.jpg 昨日夢已遠1283D.jpg 昨日夢已遠1284A.jpg 昨日夢已遠1284B.jpg 昨日夢已遠1284C.jpg  

⑴「劉逸凡發瘋」是「昨」劇近尾聲時的高潮戲。
⑵天福、寶忠與偉成控制住情緒激動的逸凡。
⑶劉尚謙「不敢」正視耀眼的余安安。
⑷觀眾在劇中看不到志浩〈談學斌飾〉與賽珍〈伍楓飾〉「親熱」的場面。
⑸嘉莉〈孫凌娟飾〉與光弟〈王晨旭飾〉的感情總是搭不上線。
⑹光弟〈王晨旭飾〉說錯話,賽珍〈伍楓飾〉給他一巴掌。
⑺勇雄〈艾偉飾〉與逸凡〈劉尚謙飾〉沆瀣一氣。
⑻「膽小」的楊凱琪保護「膽大」的徐樂眉。
 
1987年5月10日出版
(TTV電視周刊1283期 P80~P83)
節目快報:
王晨旭當街下跪
劉尚謙公報私仇
昨日夢已遠戲外有戲
●文/胡顯宗
 
晚間九點,「昨日夢已遠」的外景車泊入安和路邊的一處停車坪。
九點一刻,人行道上的錄影現場除了幾盞聚光燈未開啟外,一切錄製的事項已準備妥當,上好粧的孫凌娟已靜坐一旁等候開工。
「九點半了,王晨旭還不來?」為了演吧女而打扮冶艷的孫凌娟無聊的撥弄著手指頭,嘴裡有一句、沒一句的嘀咕著。
「別急,王晨旭的通告下的是晚上十點。」喝著飲料的馮凱向孫凌娟解釋。
九點四十分,瞧見拎著戲服的王晨旭由遠處走近,帶著滿臉的惺松眼朝大夥打招呼:「大家『』啊!」
夜外景在兩位劇中人到齊後開拍,錄的是嘉莉〈孫凌娟飾〉為了負擔家計忍淚下海伴舞,在一次陪酒客上街時撞見男友蘇光弟〈王晨旭飾〉時的場面。光弟見女友被酒客左擁右抱不覺氣憤,於是──
「啪!」光弟往前揪住嘉莉的衣領,賞了她一耳光:「為了錢,妳連臉都不要了。」
「好!妳愛錢,我通通給你。」光弟掐緊嘉莉的手臂,一手將盈握的錢強塞入她手中。
「我求妳,不要再作賤自己了。」吶喊的光弟握著女友的雙手後跪下苦苦哀求。
三十秒鐘的激情場面卻因為街中往來車輛的引擎聲過大,影響現場收音,使得這場戲停停錄錄地花了長串的時間才大功告成。
「一、二、三、四,哇!四個指甲印。」拍戲時雙手遭王晨旭又掐又擰的孫凌娟,在導演喊「」後,便伸出纖纖玉手朝「男友」面前一擺:「看你創下的輝煌戰果,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嗎?」
「還說呢!如果不是為了『』妳,我會當街下跪?」「總算熬出頭了,今天終於嚐到『打人』的滋味了。」王晨旭感謝編劇的安排,讓他在挨過二十多次巴掌後也討回了一點「公道」。
江明、劉尚謙、吳少剛、蔡慧華等通告較晚的演員稍晚也來到錄戲的現場,錄的是劉逸凡〈劉尚謙飾〉因遭妻離「」散的打擊,導致精神崩潰後的一場「發瘋記」。
飾演盛志遠的江明提前趕來,對著劉尚謙笑道:「來看你發瘋時癡呆的糗樣。」
「是嗎?」一副傻呼呼的表情,劉尚謙搖頭幌腦的朝江明走過去,嘴裡唸著劇中的台詞:「都是這樣!你們都是這樣對我。」含糊的咬字加上癡呆的神情,大夥中最先忍不住笑的是徐樂眉:「哇!冠軍,好呆喔!住松山的。」
「笑!小心我公報私仇。」劉尚謙的雙手打算跟徐樂眉的脖子過不去。
見如鉗的雙手逼近,徐樂眉嚇得躲在楊凱琪身後,討饒的說:「喂!待會兒你「掐」我的時候,麻煩力道放小些,謝謝啦!」飾演逸凡情婦的徐樂眉很怕劉尚謙錄戲拍她的時候「假戲真作」,趕緊向劉尚謙討饒。
「昨」劇中,劉逸凡併吞盛氏企業後,惡相也全顯露出來,他一腳踢開拉拔他的盛志遠,又計畫以億萬富豪歐華齡〈王珏飾〉為踏腳石,向更無止境的金錢野心進軍,但這隻初生之犢卻不知歐老的出現竟是他敗亡的先兆,無知的逸凡正一步步地踏入由歐老及嘉琪〈余安安飾〉所設下,足以使他身敗名裂的陷阱中。
幾團令人迷惑的疑問即將揭曉;偉成〈吳少剛飾〉與賽珍〈伍楓飾〉的情感終於得到歷經滄桑後的昇華,「昨日夢已遠」的劇情從此急轉直下,勢必愈來愈精彩。■
 
-------------------------------------------------------------------
 
⑴伍楓噩夢驚醒為那般?
⑵戲閒時蔡慧華傳授楊凱琪養顏之道。
⑶小強〈廖威凱飾〉的照片是勇雄亡命黑道的心靈寄託。
⑷「同是天涯淪落人」是姊〈伍楓飾〉弟〈王晨旭飾〉倆感情生活的寫照。
⑸嘉莉〈孫凌娟飾〉「接客」氣煞男友光弟〈王晨旭飾〉。
⑹為了維持生計,嘉莉不惜下海伴舞。
 
1987年5月17日出版
(TTV電視周刊1284期 P92~P94)
節目快報:
昨日夢已遠大發演員血汗錢
●文/胡顯宗
 
從去年的最後一天到今年的四月三十日,工作了整整四個月的「昨日夢已遠」終於宣告殺青,殺青酒會後,吳少剛將返港;艾偉韓甦則繼續參加「飛越生命線」的錄製;王晨旭已接了閩南語劇的通告;伍楓與孫凌娟則起了赴美的念頭;江明、蔡慧華、劉尚謙也各有各的演戲時空,感情豐富的伍楓說:「喝一次殺青酒,好似參加一次難捨的畢業典禮一般。」
文偉最懷念Ending場的打鬥戲:「勇雄終於為他的多行不義付出了死亡的代價。」在空曠的木材場中遭歹徒追殺的艾偉,收了「紅包」後,全身再度被塗滿「批把膏加紅藥粉」的「鮮血」:「好慘,被逸凡叫人揍了好幾頓,還演出了二次流血事件。」
非但血白流,揍也白挨了,艾偉把兩次收到的「」汗錢都用在汽車加油上。
第二次在螢幕嚐試反派角色,劉尚謙憑演技硬是把功利主義的劉逸凡演得讓人恨得牙癢癢的。編劇一開始就賦予逸凡先天的精神緊張症候,使得劉逸凡雖然順遂於商場活動,但情感生活卻在擔心嘉琪與偉成是否藕斷絲連中惶惶度日,當載浮於商場的枕木突告下沉,人財已兩空的逸凡終於精神病發,只能在幻想中追尋他的發財世界。
吳少剛對「羅偉成」的看法則是:「癡得可愛;呆得可以。是個典型『滴水之恩,湧泉以報』的人物。」他一輩子感激服役時逸凡的救命之恩,於是他不計較「好友」的屢次有意羞辱,而且當逸凡住進療養院後,這位「呆得可以」的偉成也提出由他照顧逸凡的請求。
余安安分別以「不食煙火」的小仙、「現實磨練」的嘉琪與「歷盡滄桑」的沈睛芳出現螢幕,對於分飾的角色,余安安作了「三合一」的解釋:「三人的綜合便是所有『女性』的心路歷程。」
逸凡癡呆後,嘉琪的「報復」行動也告終止,她將守著白癡老公走完漫長的人生道路。
伍楓飾演的蘇賽珍雖然是位「又喝酒」、「又抽菸」、「又打人」的「時代女強人」,但感情方面卻墜入由自己編成「顧慮太多」的情網中,她總是把偉成對嘉琪的友愛視為他倆「死灰復燃」的先兆,這種「庸人自擾」的心態,一直到逸凡與嘉琪的愛情有了著落後,賽珍的憂心才得以釋懷。
由王晨旭飾演的蘇光弟為了籌錢幫助盛嘉莉脫離吧女生涯,情急之下,墜入了「賭博」與「走私」的深淵中不能自拔。王晨旭向「女友」孫凌娟說:「為了你啊!我一賭便賭了「兩天」,錄到最後擲骰子的手都酸了。」
王晨旭在一場與「走私歹徒」的追殺中也「挨了一刀」,領到了一份當然「紅包」。
「感謝你,讓我度過了快樂的餘年。」病榻上的歐華齡〈王珏飾〉氣息奄奄的對嘉琪說。
編劇在後半段安排歐華齡,這位「及時雨」出現,配合嘉琪,以純報復的手段整垮趾高氣揚的劉逸凡後,盛志遠〈江明飾〉又可以打著盛氏企業的招牌活躍於商場,「昨日夢已遠」全劇至此呈現出完滿的結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烤雞脖子..

kgb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