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安邦F653A.jpg 潘安邦F653B.jpg 潘安邦F653C.jpg 潘安邦F65302.jpg 潘安邦F65303.jpg 潘安邦F65304.jpg  

⑴✕
⑵他的的畫及歌都很有風格。
⑶什麼時候和江玲合作一部戲吧!
⑷有一年沒出唱片了。
 
 
1984年4月23日出版
(華視綜合週刊653期 P83~P85)
星星星:
潘安邦的畫歌吟
看他到底要畫什麼歌什麼
●採訪/藍珮
 
沉寂已有好一段時間的潘安邦,在四月底將要出版新唱片了,他的新唱片有十二支好聽的歌,不過卻有一個總名稱叫「畫歌吟」。
什麼叫做「畫歌吟」呢?
「我要強調的是歌中有畫,畫中有歌,我想這是唱片製作的一個新方向,那就是不讓買者只為了一首歌去買唱片,而是要讓買者聽這張唱片的第一支到最後一支,發現它是一個完整的作品,很值得聽的!」
是不是像蘇芮的「驀然回首」一般?「畫歌吟」是個總名稱?
「是的!這個名字是大家集思廣益想的,好不好呢?」把「歌」當成一個「名詞」,當然好。
不少人認為潘安邦是屬於「那一年」的校園民歌的佼佼者,所以他在嘗試過那麼多方向之後,又找回了現在,那就是純樸的作風,所以他才想到以「畫與歌」來為他的新唱片再出發。
潘安邦的「針筆畫」是很不錯的,倒不是刻意地學過,記得在高中時代,他隨手畫了一次,感覺很好,因為沒有學過太多的所謂繪畫,他的「作品」也就沒有特定的格式,想怎麼表現就怎麼表現,很好掌握繪畫當時的情緒,畫出自己想要的圖案。在潘安邦第二張唱片〈大約四年前〉「年輕人的心聲」中,他曾以「針筆畫」來點綴過他的唱片,也就是每一支歌,都用一個圖案、一首小詩來描繪它的意境。
「對!我要的就是意境,意境是重於技巧的!」他說。
這十二張「針筆畫」大約花了他一個月的時間,想到就畫,很隨心所欲的成品。在他新唱片中可以見到之外,他也準備了很多份〈每份十二張〉,要送給我們的讀者。
「聽聽歌名,我想你就會很喜歡:變幻、故鄉的老酒、風城、母親的眼淚、讓我可以、朋友我懷念你、心之旅、像鷹一樣……,像不像一個詩篇?」潘安邦說。
配上自己的圖,相信會更出色,使這張唱片,不僅僅「只是」一張唱片而已。
不僅僅在配歌詞的圖上下功夫,潘安邦還畫封套上的畫呢!想來從未有人這樣做過吧?
對這些新歌,潘安邦倒不要強調有多好,只要出來時,您一聽便知道了!在許許多多的男歌星中,潘安邦還是保有了他的風格。
除了要出唱片,潘安邦還演了一齣「午夜劇場」,叫「中國的月亮」,大約四月底會播。他是第一回演一齣單元劇的主戲,他覺得好玩透了。
「我和一個外國女孩演一對情侶,中間過程很有趣,但是我不知道我演得好不好?演戲不像我想的那麼容易的。」他說。
和潘安邦談天,總不忘聊到江玲
「江玲倒是還沒演過電視劇,我覺得我應該和她合作一部戲,至少是有默契的!」他又說。可不是嗎?當初以歌唱情侶出現時,他們就很有默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烤雞脖子..

kgb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