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中視消息F720A.jpg 中視消息F720B.jpg 中視消息F720C.jpg 中視消息F72001.jpg 中視消息F72002.jpg 中視消息F72003.jpg 台視側訪F720A.jpg 台視側訪F720B.jpg 台視側訪F720C.jpg 台視側訪F72001.jpg 台視側訪F72002.jpg 台視側訪F72003.jpg  

⑴「楓葉盟」。

⑵伍楓演古裝戲過戲癮。

⑶鄭碧蓮面對長蟲,NG連連。

 

1985年08月05日出版

(華視綜合週刊720期 P60~P62)

台視側訪:

「楓葉盟」演鐵公雞

●採訪/非非

 

●台港合作的「楓葉盟」,於七月廿六日清晨,發生台視人員與香港工作人員的吵架事件,現場差點演出全本鐵公雞;由於無巧不巧是台視人對香港客,因此白天上班後,節目部走廊議論紛紛。

當初「楓」劇引進大批港仔擔任幕前幕後的作法,就引起許多台視人的不平衡。演藝中心向製作人楊佩佩抗議;導播組及工程部不贊成對方用副控室。

至於港方,因為早就決定採用小機器拍攝,對於用不用副控室倒也無所謂。祇是港仔到台視,人生地不熟,也不入鄉問俗,同時,錄影時整個節目部走廊一片廣東話,使一些不平衡的人,經常冒出無名火。

話說七月廿六日清晨一時許,節目部值日人員─導播湯生,照例至各攝影棚巡視,走到二號棚,發現有人吞雲吐霧,因為規定有棚內不准抽煙的守則,乃上前制止。

湯生的特徵是大眼圓睜。當他執法時,難免雙眼又是一瞪,抽煙的香港武術指導,一看來者不善,那肯就地把香煙給拋掉,隨即以廣東話反問:「你是何許人?」

一方違法而不知法,一方大感執法受藐視,雙方態度當然不是和顏悅色。據悉湯生聞言便去搶對方的香煙,武術指導那是等閒之輩,一個自然反應,雙方就糾纏不清了。此時在場的大多是港仔,見有人與武術指導衝突,便都拋下手中事圍將過去;眼見一場戰火就要展開,其他台視人立即跑過去勸架,並說明了湯生的身分,正在執行自己的工作,才化解了這段危機。

上班時間,節目部自我檢討,要大家就事論事,以免增添無意義的事件,因為類此模式的合作方式,今後必不可免。

此事到此告一段落,但還有插曲。如此關鍵性的事,採訪記者當然會採得並加以報導。據了解,台視總經理石永貴為了「楓」劇的衝突事件報導,還大罵節目部,認為他們的警覺性不夠,竟然讓這種「大事」外洩。

 

孤劍恩仇記

伍楓過戲癮

 

●「孤劍恩仇記」是伍楓第一齣古裝武俠劇,她在劇中的戲份並不多,但卻欣然應陳明華之徵召演出。

理由無他,因為他在演過多齣時裝戲後,就渴望能略為改變自己的戲路,在古裝戲中過過癮頭,所以「孤」劇找她自是圓了心願。

伍楓是台視今年度最看俏的女演員,她與張富美被公認為兩大紅人,過年以後,幾乎檔檔重頭戲都有份。

目前張富美忙著在綜藝節目展現身材。伍楓則嘗試演戴頭套的古裝戲。「孤」劇中,她在第五集才出現,可是試片時,她也落落大方地參加,祇因她重視這齣戲,同時也表示對陳明華的信賴。

 

與長蟲合作

鄭碧蓮怕怕

 

●模特兒鄭碧蓮喻可欣演「艷陽天」,壓力不小。負責換人的製作單位也不輕鬆,頻頻想點子以吸引觀眾。

也不管與劇情合不合,平常就是一副淑女狀的鄭碧蓮,終於嚐到與長蟲合作的滋味。

本來劇本是寫她弄蛇的,但是當這位女士一看是花不溜丟的大錦蛇時,別想說笑一笑,連個表情都做不出來,吃了NG好幾次,都無法正式開拍,因此祇有臨時把劇情修改,請蛇郎君回到籠中。才勉強把戲拍完。

不過鄭碧蓮在該片段的表演,毫無演技可言。她說:「噁心死了!」當時一心就怕蛇跑出來,那還有心思去演呢!

這也是國內大多數女演員的通病,無法接受各種角色。像中視以前的「歡樂假期」,有恐怖接力單元,要女藝人就不知名的小動物或東西一站一站傳下去。許多人對小青蛙都嚇得大呼小叫,就遑論與一條人見人討厭的長蟲演戲會演得好了。■

 

⑴施思、爾冬陞聯合主演「飛燕驚龍」。

⑵張玲的「怒劍狂花」引起許多話題。

⑶沈時華、徐乃麟主演「愛在天涯」。

 

1985年08月05日出版

(華視綜合週刊720期 P63~P65)

中視消息:

「飛燕驚龍」俠客俠女初相逢

●採訪/貝貝

 

施思爾冬陞這對曾在銀幕上,分別享過俠客俠女盛名的前邵氏演員,將聯手為中視主演「飛燕驚龍」。

「飛燕驚龍」不僅是施思和爾冬陞初次以古裝俠客姿態,出現在國內的螢光幕上,這部電視劇集,甚至是他倆初次以武會友的合作。

「大家過去都是邵氏的演員,也都在刀光劍影的俠義片中,度過一段頗長的歲月,竟然沒機會在同一部戲裏過招,這會兒竟在台灣的電視上並肩演出,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這是施思和爾冬陞共有的感覺。

說來施思在刀劍片天地裏,比爾冬陞更早一步打出天下,這位繼鄭佩佩之後,被邵氏捧為刀劍片當家花旦的女星,已拍過無數動作片時,身為秦沛和姜大衛么弟的爾冬陞,初出道即在文藝片和動作片裏,已顯示出雄厚潛力。

五年前施思離開老東家,往返港台之間,主要參加社會寫實片演出。而刀劍片沒落後,爾冬陞也和邵氏結束了賓主關係,這些年也以參加寫實片演出為主。

施思於去年為中視演出電視劇,均以時裝劇露臉,並以深刻的內心戲演出,她嫻雅內斂的婉約造型,獲得台灣電視觀眾的普遍喜愛,她還曾再三強調。希望日後多接時裝戲,因為她實在演膩了刀來劍往的古裝動作戲。

「至於這次我會答應參加『飛燕驚龍』演出,實在是拗不過周遊的百般遊說。」施思說。久不演動作戲,害她開鏡前還猛練了一陣身手,為的是避免屆時筋骨不聽使喚,手腳不夠俐落,自己也會難過。

爾冬陞參加「飛燕驚龍」演出,外界對他的演出酬勞頗為關心,因為台視也曾邀他來台,然而由於彼此的價碼差距甚大,因此爾冬陞沒答應台視的邀約。

當他被問及中視給付的酬勞時,這位港星只是避重就輕地表示:「很合理就是了。」

 

張玲做戲

話題不少

 

張玲初次以製作人身分,製作兼主演「怒劍狂花」,樹大招風,引起的話題真不少。

話題之一,包括了她和男主角田鵬的不和;話題之二,她用年紀輕輕的鄭亞雲,演她和尹小曼的媽;話題之三,她重用尹小曼,影響了戲的整體效果。

這些話題的總結,均歸因於:張玲過於好勝心強與不假掩飾的表現慾,使得「怒劍狂花」的焦點,全擺在她扮演的角色上,其餘的演員,被視為只為了襯托女主角而產生。

田鵬對於外傳他與張玲冷臉相向的說法,嚴正聲明:那是刻意渲染,如果我們不說話,那麼戲怎麼演?

至於鄭亞雲,她說:演張玲和尹小曼的媽,我雖然有著上當的感覺,但是,那是因為當初幫我接戲的人,並未完全弄清楚角色的特性,至於事後報上登了一大堆這類報導,戲我還是照演,因為總不能半途開溜,不管它吧?同時,我還是很尊重張玲身為製作人的身分。

據悉,當初找鄭亞雲演「怒」劇的,是該劇的執行製作小李,因為他對中視的環境較熟悉,談戲約時張玲並未出面,或許也因此而造成了一項疏忽。

至於尹小曼,她的外型不突出,罪過不在她,令觀眾感到啼笑皆非的是,曾有一句誇讚她長得真美的台詞,也可能因此造成人們對這個角色較大的敏感度。

生活就是學習,在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下,或許上述的話題,將可以使張玲日後再製作節目時,能避免類似的情形發生,這未嘗不是寶貴的經驗。

 

愛在天涯

終將上場

 

左盼右顧,「愛在天涯」終於舉行了試片,這顯示它終於將和觀眾見面。

事實上,「愛在天涯」早在數月之前,已開鏡動工,其間曾因為女主角沈時華的住院,以及沈父的住院,影響沈時華的演出情緒,致使拍攝作業暫停,但是,整齣戲如今早已攝製殺青。

一度曾有職業倦怠感的沈時華,頗為看重自身在「愛」劇中的表現,在此十餘集的劇集中,她扮演一位高中教員,她將這齣演出視為再衝刺的另一個起點。

更值得一提的是徐乃麟,這位影歌雙棲藝人,除了為「大城小調」,代替李亞明演唱劇中插曲,並將之灌製成唱片之外,他在「愛在天涯」裏,扮演愛上自己高中女老師,本身罹患絕症的青年,幾經奮鬥,終以真情使女老師「下嫁」給他。

「愛在天涯」是徐乃麟為中視演出的第一齣戲,這齣戲的反應,關係到他的表演前途,難怪他比什麼都在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烤雞脖子..

kgb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