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蓉G027A.jpg 解蓉G027B.jpg 解蓉G027C.jpg 解蓉G02701.jpg 解蓉G02702.jpg 解蓉G02703.jpg 解蓉G02704.jpg  

⑴扮成總是如此□□。
⑵認真的聽導演的意見。
⑶製作人說「稍微胖了點」。
⑷在「孟麗君」裡飾皇甫長華。
 
 
1976年10月18日出版
(電視綜合週刊27期 P106~P107)
螢光幕下:
不作明星夢的明星──
解蓉自甘平凡
●文/黎亞格
 
她未必是有能耐光芒四射的女嬌娃!
她未必是有機會飛黃騰達的女演員!
可是──
可是她──解蓉,勢必是一個懂得戲劇精神,並將之發揚的好藝人。
 
冷靜局外人
擅作珠璣言
 
華視基本演員的車馬費已經快兩年了,解蓉對自己「不輕不重」的「現況」,並沒有絲毫蹙眉或困惑。
「幹戲並非本行,可是信心和興趣卻很濃咧!」二十出頭的解蓉,「不該」會講如此道地的京片子,所以當她一開口,準有人表示驚奇。
「責備大牌演員的態度囂張,就心理平衡的角度來說,似乎是茶餘話題,不值得太認真。」解蓉經常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冷靜的「局外人」,所以她的珠璣之言不富「個人色彩」,「那個演員不是經過所謂『委屈的新人階段』?如果知名度的提昇影響到一個演員曾有的謙遜,那僅僅算是『自我補償』的一種方式;我們應該給他點時間,讓他學習平靜與長進。」
待機脫穎而出的解蓉,不喜以辯才或口才來標榜有關「深度」這類的佳譽,但只要相互取得允諾性的默契,她將會盡力使自己成為好的「龍門將」──她的確能取悅人──既不取巧,也非逢迎,就那麼的「有理說理,無理聽理」,反倒讓人無需設防的剖心相向了。
 
節食功夫差
何需說大話
 
在「孟麗君」裏演皇甫長華的時候,製作人就向解蓉打了個「招呼」──如果「解丫頭」能在體重上「下點功夫」,將來可有得是「借重」她的地方。
「按標準,我將減輕十磅左右,才可避免自己在電視機上呈現『臃腫』的體態,可是──」不消說,解蓉覺得好些個事兒還真「知易行難」呢!
憑甄選而進入電視界的解蓉,放眼觀來,著實是「舉目無親」,但她深信誠摯的心,就是登戲劇之堂的敲門磚。
張允文對解蓉提攜不已;解蓉百感交集中,會帶嘆的自慶著:「有個長輩來教導,實在是很溫暖的。」
繼「虎膽」之後推出的「提縈」裏,解蓉又重續「姐姐命」──當起提縈的二姐了;她一本過去的喜色說:「可以想像這個角色的可有可無性,但只要製作人選定了我,我就會全力以赴來活化劇中人的生命。」──解蓉不是「說大話」──她想直接了當的幫助自己多認識點責任的意義。
 
不富裕物質
是靈性源泉
 
」姓實屬少見,這也難怪有人稱「ㄒㄧㄝˋ蓉」為「ㄐㄧㄝˇ蓉」了;解蓉未為此因擾過,因為姓氏常常使她成為一個「印象深刻、令人難忘」的女孩子。
家在遠遠的岡山,解蓉從自立的生活裏,明瞭到什麼叫「截長補短」、什麼叫「捉襟見肘」,可是她更引以為幸的是:「不富裕的物質,容易培養靈性的尋求。」
趁清閒的空檔,解蓉就到她「香港仔」──男朋友的建築公司客串「公關主任」,她並不擅應對、交際,可是比起「老闆」,卻高明有多多──主要的是解蓉溫柔、細心、脾氣好。
「男孩子反對女友演戲,就和女孩子反對男友喝花酒是一回事──人對於屬於自己的,總希望愈單純愈好。」解蓉是個把握得住自己的女孩,她堅持原則的朝既定的方向走:「不要說『請相信我』,而要做到讓他相信的地步。」
藝海浮沉,何其難測?解蓉從來就沒有作過明星夢,因為:「我熱愛這個工作,當有戲可接的時候,我只有一個念頭──演好它──其餘的根本想都沒想過。」
一張「演員證」所證明的,不是解蓉的工作機會──而是證明她有為戲劇而嘔心瀝血的權利。■
 
, , ,
創作者介紹

烤雞脖子..

kgb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