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欣G027A.jpg 楊欣G027B.jpg 楊欣G027C.jpg 楊欣G027D.jpg 楊欣G027E.jpg 楊欣G027F.jpg  

◆家中佈置極為素雅。
◆抱著“臭仔”,“母子”好樂。
◆能唱能彈,自得其樂。
◆這可以算是一種“舞姿”。
◆一本正經的留影一張。
◆哎唷!腰都酸了。
◆有點像作瑜珈術吧術!
◆好像站在舞台上一樣。
◆陽光下的我充滿青春氣息。
◆看到照相機我就想笑。
◆在蠟像館前留影。
◆和媽媽猛吃當地土產。
 
1976年10月18日出版
(電視綜合週刊27期 P87~P91)
幕後傳真:
楊欣遠遊迷上人妖
●文/哈諾
 
對眼前美食的垂涎欲滴,遠比品嚐後的滿足來得更有味道些──這是楊欣在為時兩週的新加坡之旅裡,由感覺來證實的一句話。
 
訪人妖街‧眼界大開
妙問妙答‧趣味盎然
 
隻身前往新加坡,並沒而使楊欣產生絲毫的忐忑不安,反正刻在泰國參加義演的楊燕,隨後就成了她的「專任導遊」;姐妹倆加上媽媽,可把當地的遊覽勝景逛得清潔溜溜啦!
「SurreederChamber陳列的蠟像真是太棒了,每個玻璃櫥窩裏所展示的,不僅是栩栩如生的人物,且個個都是富有歷史性的場面。」楊欣捏著自己手臂上的汗毛說:「連這個都做得好清楚咧!」
二次大戰後,簽日本授降書時的真實鏡頭,也按考證塑成蠟像供客觀覽;楊欣覺得最興奮的就是青天白日國旗很出色的飄揚其中。
BugetStreet是楊欣蓄意拜訪的觀光區,因為那裏「非女人的女人」──人妖已聞名世界,楊欣早就夢想去開開眼界。
日近黃昏,人妖們紛紛入街營業,「她」們的花枝招展、濃妝艷抹,真把楊欣給折騰得頭暈目眩:「有一個名叫『皇后』的,簡直『有味道』得沒話說,她刁著長煙桿,專作洋人的枱子,還挺夠女人的丰采呢!」
好奇是楊欣這個年齡所無法抗拒的,所以她會興趣盎然的問「妖兒們」:「妳們的爸爸媽媽都不管妳們啊?」
「妖兒們」的答案也逗:「我們從小就喜歡這樣妝扮,家人習慣了;現在因為生活方式有異,只好搬離自宅,和眾多『姐妹』住在一起。」聽到「姐妹」兩字,楊欣可忍不住「˙ㄍㄜ˙ㄌㄜ˙ㄍㄜ」的笑了,她不明瞭世上千奇百怪的事究竟有多少?
乘越海纜車也夠「刺激」了;因為楊欣一直躭心「掉下去就完蛋」了,所以不再有興緻去體會海上俯視的樂趣。
 
滑稽插曲‧津津樂道
牛頭馬嘴‧各說各話
 
語言上的隔閡,也成為楊欣在回憶時津津樂道的插曲。
楊欣向當地的華裔長者請教:「這裡有幾所大學啊?」長者頭一擺:「我們這裡沒有『技術大學』啊!」楊欣只好換個方法說:「這裡的大學有幾所?」妙了!長者反認真的回答:「哦!大學裡都沒有『技術科系』。」
碰到這種情形,小楊欣想偷笑的心事可擱不住了,好在大姐楊燕在場,不然有得東倒西歪的神態出現啦!
「更滑稽的還在後頭呢!」楊欣問老人家說:「您吃過餃子嗎?」
「轎子?我在大陸上坐過。」
「不是的,我是說『餃子』。」楊欣可累了,只當是自己的發音不夠準。
「哦!對不起,我聽錯了。」隨著尷尬一笑,好一個「牛頭不對馬咀」的話接上了:「『腳車』太危險了,新加坡已經淘汰得差不多啦!」
東拉西扯的結果,真和「各說各話」沒兩樣,可是楊欣絕沒有半點「氣結」,她還蠻喜歡這種「談不攏」的遊戲咧!
此行最令楊欣懊惱的,是因為她吃了太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兒,而使整張臉成了「豐收」的「棉花田」:「這些『豆豆』好熱鬧哦!都是吃蛋捲吃出來的。全怪大姐存心不良,喜歡拿易生惡果的東西來誘惑我。」
 
豆子姑娘‧頗有能耐
且莫自貶‧自己塌台
 
過境香港兩天──這個東方之珠對楊欣所散發的魅力,已在她曾探訪的兩次裡消失殆盡。
「記得起的,似乎只有雜亂不堪的『萬國旗』。」不過楊欣還有一個新感受:「香港商家的廣告招牌都是橫出的,走在下面,缺乏安全感。」
從機場返回家後,楊欣就沒有再出過家門,她深怕走在街上會聽到:「那是楊欣啊?怎麼成了個豆子姑娘?」
雖然有個「大牌姐姐」,楊欣還是認真的要靠自己的力量打天下;楊燕就覺得這個「小么妹」是另有能耐的:「好歹她也是個大專學生,秘書、文職樣樣能幹,所以再怎麼說,楊欣都不必對歌星之途太鑽營。」
當年楊欣若乘「一雀四鳳」的熱門時間一鼓作氣的在歌壇表演下去的話,她可能早就聲名大噪;可是楊欣深深的以為:「我不願本末倒置──求學,到底是件甚於一切的事,我寧可在事業上起步較晚,也不能讓自己在學業上有所遺憾!」
演藝人員,應該有相當的尊嚴,妄自菲薄的自貶態度,最令楊欣痛心。
「有一回有一位大哥說:『胡茵夢一定紅不起來,瞧她的英文嘀咕得那麼流利,程度太高了──不適合國內影劇界。』」這話,使楊欣徹夜難寢的沉思不已。
 
論及自我‧神色凝重
談起臭仔‧嬉笑齊哄
 
從客觀的一個角度來看,楊欣又未嘗不能成為藝人中的衛道者:
「姐姐一直告訴我不要太孩子氣。」楊欣的神色一下凝重起來:「可是我卻堅持流露『自我』──雖然有時這會導致小節缺失,但只要我是出自赤忱的態度,我相信這對人與人間的信任,會有絕大的幫助。」
養了隻棕毛的博美狗,是楊欣和姐姐的「兒子」;楊欣「不是說著玩兒」的揚起聲音:「它乖的時候,我們叫它『仔仔』,不乖的時候,我們就叫她『臭仔』。」
「臭仔」喜歡嘰嘰喳喳的窮嚷嚷,楊欣就很不給它「面子」的「譏笑」它:「唷!你那麼笨,還好意思叫啊!」弄得「臭仔」很「下不了台」的趴到一邊去休息了。
成長之於楊欣,有時是個難堪的事實,因為不管意願如何,她必須去接觸、瞭解──甚至學習些她曾藐視的事物。
「看開些,總是好的。」當楊欣有如此的喟嘆時,她這朵污泥不染的潔蓮,著實讓關愛她的人有一絲扎心之痛了;好在她肯作解釋性的註解:「看開只是心境上的開放,而原則性的觀念,卻絕不會隨之煙消雲散。」
把楊欣視若一個理想超越現實的孩子吧!她也許不會是個很優秀的歌星,也許不會是個很突出的演員,但當她被肯定是個結合著真與善的女孩時,這一切又何足掛齒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烤雞脖子..

kgb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