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G025A.jpg 恩情G025B.jpg 恩情G025C.jpg  

中視午間國語閩南語連續劇「恩情」
首播日期 10-10 結束日期 1976-11-07
播出時段 12:30 - 13:00……
(台灣電視資料庫)
 
◆江霞是個受誤會的賢慧婦人。
◆演員們等著拍李滔溺水的劇。
◆李滔飾善良富家子。
◆江霞盡心盡力照顧劉林。
 
 
1976年10月04日出版
(電視綜合週刊25期 P97~P99)
綜合劇場:
恩情出外景
群星樂消遙
●文/寒山寺
 
恩情」是一齣與季節無關的新戲,當片頭外景隊開到淡水高爾夫球場的時候,飄落的黃葉也透露了笑意,嬉鬧佈滿了山野。
 
佔據地盤‧倒頭便睡
蓬髮美人‧喜見紅燈
 
已涼天氣未寒時,正是出外踏青的好日子。預計八點出發的隊伍,不多時,相關人員都到齊了。
張漢伯睡眼惺松的立在遊覽車上看雜誌;他挺勤快的,還幫劇務搬大鐵箱;啃著麵包咀不閒的李滔問:「那裏面是『雞鴨冰』啊?」發瘋了!誰會扛著一箱『雞鴨冰』出外景?當然是便當嘛!李滔的想像力好「菜」。
蓬髮美人江霞一登車即嚷:「哇!我遲到了。」尾音尚在,江霞又已旋風疾轉的回身跑進中視,等再露面時──咿喲呵!整個人都因梳理好的髮型而顯得神采奕奕。
大清早,張漢伯在那兒七搞八搞,只是為了送女友──綽號「娃娃」的蘇文洵上車,原來他自個兒不去淡水,怪體貼的。
把天上彩虹攬下來做成鮮艷服裝的張秀蘭,鼓起她充滿喜劇的眼眸搶了車尾的長椅當地盤,然後一路上呼嚕呼嚕的睡到目的地。
為了爭取時效,江霞在顛簸的遊覽車裏直忙著「裝點門面」,她這個快樂的小媽媽總有幾分孩子氣,一碰紅燈就高興的嚷嚷:「乘機描一筆。」如果那一筆描得順當,她可樂啦!
 
帥車引人‧窮過乾癮
看到一筒‧任君吃碰
 
製作人林意是坐吉普車到淡水的;那輛吉普車不是「蓋」的,人人都誇「帥」。江霞說:「這種車啊!藍毓莉、白嘉莉開開倒挺不錯的,嗯!劉文正坐在上面也像回事兒。」
吉普是道具車,讓李滔過富家子的「乾癮」;李滔穿了套黑色西裝,單就穿小背心時,張秀蘭很欣賞,喚他「亞蘭德倫」,笑得他「齒紅唇白」的好生羞澀。
睡眠不足的張秀蘭,穿的衣服曾出現在「愛與罪」的片頭上,難怪她會七上八下的自問:「要是阿巴桑〈靜江月〉看到了,不罵死我才怪呢!」
蒞月娟和娃娃一直黏在一起,沒見她倆說話,卻猛聞咯咯的笑聲,娃娃的閩南話講得不行,張秀蘭就開始發表意見:「妳男朋友的臺語講得那麼好,妳也應該講得好才行啊!」娃娃伶牙俐口,來了段繞口令:「那妳沒想到我的男朋友的女朋友的國語講得好,我的男朋友為什麼卻講不好?」讓在場的一個個都聽傻了眼。
最近在華視無戲纏身的金塗,對於「恩情」熱衷的態度足以構成「新聞」,但林意卻千託萬囑:「嘿!那純是私交使然,沒有挖角或跳槽的意思哦!」
純潔的李滔,不敢「直視」娃娃「中空」的部位,娃娃卻落落大方的不以為意,無怪乎曾富雄要大吃「滑舌豆腐」了,他沒一會兒就要提醒娃娃一次:「我看到妳的『一筒』了。」娃娃「嫣然一笑」──「哦!要『』要『』?」曾富雄覺得全免了,還是「自摸」最好。
一場以青春歡騰為主的片段,要求幾個演員全擠上吉普車,結果娃娃非把她長腿「掛」在車外的模樣,把攝影師平振華惹得笑成一堆。
看到停車場漂亮的新車,持有駕駛執照達一年之久的張秀蘭又念起「舊恨」了。「我賣掉的那部車可是一流的,但真倒霉,它和我硬是『合不來』。連續幾次在林森南路的地下道裏『』著出我洋相,害得我被長龍車隊的喇叭『轟慘』了」。
不斷「撫弄」吉普車的李滔,在新添千金之後,也有了購車的念頭;他有兩個女兒,據張秀蘭說:「喔,我就沒看過那麼像爸爸的女孩兒。」可惜李滔正專情的「把」著車子,不然這句中聽話也夠他樂的了。
拍車輪疾馳的鏡頭時,金塗開著自己的車,隨同平振華來「」輪子;而為了幾個動態鏡頭「平叔叔」還五花大綁的被拴在「車蓋」前,等他一上綁後,慘啦!風涼話聽不完──「唷!平叔叔的腰圍都小了。」、「瞧那樣,恐怕是重大刑犯吧!」到底「師徒情深」,平振華的助手們就只躭心繩子拴得牢靠否?那忍心「逗」師父!
 
戲劇故事‧理當求新
主角客串‧序幕有異
 
「恩情」是個普通的戲劇故事,它著重情感的描述並使其合理化、人性化。
林意的戲,廣受觀眾歡迎,可是從「慧娘」、「情深深」、「啞吧與新娘」到現在的「恩情」都有一段剪不斷的婆媳關係存在,似乎缺少戲劇上求新的氣息──當然,如果觀眾一直樂於接受,那問題將不再是問題了。
九月二十七日午間的「恩情」,有一個嶄新的序幕──一向以主角姿態出現的劉林,竟破天荒的在第一集中因氣喘病而告終;製作人何以捨得「浪費」劉林的「命」?想來也是劉林近日戲接無數,自身太忙的緣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烤雞脖子..

kgb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