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深G016A.jpg 情深深G016B.jpg 情深深G016C.jpg 情深深G01601.jpg 情深深G01602.jpg 情深深G01603.jpg 情深深G01604.jpg 情深深G01605.jpg 情深深G01606.jpg  

中視午間閩南語連續劇「情深深」
首播日期 1976-07-19 結束日期 1976-08-16
播出時段 12:30 - 13:00
(台灣電視資料庫)
 
1976年8月2日出版
(電視綜合週刊16期 P55~P57)
綜合劇場:
情深深洋溢大雜院
排練間其樂融融
●文/柳笙
 
最近的幾齣連續劇,在劇情上都沒有特別突出的,可是劇名倒有一窩蜂的趨向──
前一陣子是「青青的草原」、「純純的愛」,接下來是「母淚滴滴愛」和「愛心千千萬」,所謂的「趨向」乃指形容詞皆是雙字用法。
好了,該入正題了,話說現在正流行「雙字」的劇名,中視自然也不干落人之後,於是把每天中午播出的閩南語連續劇也定了個既引人又流行的劇名──「情深深」!
或許不久之後又會出現個「意綿綿」之類的連續劇,現在咱們不操這個心,還是先看看「情深深」在尚未「成形」前是什麼個場面吧!
「情深深」的故事發生在一個大雜院裏,螢光幕上我們看到的自然是挺像回事的大雜院;可是,在地下室這沒有任何道具的排練間裏,竟然也頗符合大雜院的「條件」呢──
一、髒:滿地的香煙頭、瓜子殼。這可不能怪演員,排戲是很枯燥的事,自然需要點提神的東西。
二、雜:人多嘴「」也。三五好友齊聚一堂,若不趁排戲空檔臭蓋一番,更待何時?
三、亂:木箱、圓櫈充當佈景,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能不亂嗎?
 
范月娟.寧願眾樂樂
李金鈴.失言羞答答
 
可是,最讓人有「大雜院」感覺的,卻是眾演員們那種樂融融的氣氛。
老是演「三八」的范月娟帶了大包小包的餅乾、零食,她這人一向有「獨樂不如眾樂」的胸襟,因此在座的全都分到一份,李金鈴毫不客氣的抓了一大把,劇務在一旁替范月娟緊張道:「噯!客氣一點嘛!那是阿娟男友送的。」
李金鈴衝口道:「有什麼關係?我們一向是共享的。」一時十幾隻眼睛全盯著她,小鈴子羞得猛抹嘴。
排練間的電話響個不停,只聽到每次都是:
柳哥!電話!」
柳哥像隻花蝴蝶似的飛來飛去,製作人林意說:「柳哥是我們的電話明星。」話沒說完,門口又有人在叫:「柳哥外找。」搞得柳哥都不太好意思,只好自嘲一句:「我怎麼這麼紅呀?」
 
三大寶.胡言又亂語
張秀蘭.得理不饒人
 
一齣戲裏只要有侯小三柳哥矮冬瓜,這就熱鬧著了,他們號稱「三個大寶」,所謂的「寶」就是這三個人有本事在排演時說正確的臺詞,Rehearsal〈預排〉時換一種詞,錄影時就變成完全是自編的臺詞,最妙的是雖然詞兒不一樣了,可是意思卻毫釐不差。
最怕這三個寶的有兩種人:一是導播,一是新進演員;導播最怕演員自作主張、胡言亂語,每逢這個情況,導播一看詞對不上劇本原有的臺詞,就要大喊頭痛了。
新進演員是什麼事都按規矩來,臺詞是跟著上面一句背下來的,所以常見到這「三寶」之一編完了臺詞,就看那新演員楞在場裏不知所措啦!
劉林大喊:「我受不了啦!」原來他這邊剛排完「情深深」病入膏肓的阿順,又得趕到隔壁去排「六兄妹」的老大,張秀蘭不體諒他,還酸不溜丟的諷了一句:
「誰叫你是大牌的?」
劉林只好假作謙虛的說:「這都是製作人提拔。」張秀蘭無端又遭一雙衛生眼。
 
製作人.海綿充豬肉
猛抬頭.目中非無人
 
林意紅光滿面的坐在大位上指揮排戲,大夥都說林意樂死了,因為連著幾個中午的連續劇──慧娘大捕快和現在的情深深,廣告全是滿檔,林意挺得意的說:
「還有觀眾來信詢問劇中的道具是真是假呢!」
蓋因有一場戲豬肉攤上的肉竟然會微微擺動,這可把觀眾搞傻了,原來有一部分的肉是用海綿充數,冷氣一吹就隨風搖曳了。
林意說:「買那麼多真豬肉來,萬一銷不出去怎麼辦?」難怪林意會賺大錢了。
李金鈴穿了件長裙,和一雙特高的麵包鞋,因為她要洗雪前「恥」──每次錄影時李金鈴必須穿平底鞋,和比她高一個半頭的劉林配戲,每次都得把頭仰得高高的,讓劉林沾盡了光彩,所以排戲時,特別穿個高底鞋好和劉林「齊頭」。
總是和劉林演對手戲的李金鈴還耽心一件事,她怕以後習慣了仰頭,走在路上會有人罵她「目中無人」哪!
排戲暫告一段落,「六兄妹」那一間的演員全集過來了,笑語喧譁裏是遞煙聲、嗑瓜子聲,真箇是大家「情深深」。■
 
 ※范月娟==恬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烤雞脖子..

kgb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