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藍溪N125A.jpg 劉藍溪N125B.jpg 劉藍溪N125C.jpg 劉藍溪N125D.jpg 劉藍溪N125E.jpg 劉藍溪N125F.jpg 劉藍溪N12501.jpg 劉藍溪N12502.jpg 劉藍溪N12503.jpg 劉藍溪N12504.jpg 劉藍溪N12505.jpg 劉藍溪N12506.jpg  

1980年2月17日出版
(你我他電視周刊125期 P34~P39)
有問必答:
劉藍溪淡粧怡人
 
時間:六十九年元月五目
地點:本社金嗓獎選情中心
訪問明星:劉藍溪
 
穿著一件紅白相間的毛衣,腳上是一條白色牛仔褲和一雙平底鞋,一件毛衣外套瀟灑的纏在腰間,劉藍溪一副蹦蹦跳跳的出現在眾人面前,臉上脂粉不施,只抹了層淺淺淡淡的口紅,與她一身紅白兩色的裝扮相映成趣。
「哇!劉姊姊好漂亮喲!」一個穿著國中制服的女孩驚羨道。
「跟電視上一模一樣吔!」
沒化粧的劉藍溪跟電視上僅輕粧淡抹的她相比,仍是那副可人狀,甜甜的笑靨和一張甜甜的嘴,把這些來參加「有問必答座談會」的讀者們給哄上了天。
「你們也很漂亮呀!我以前唸書的時侯還沒有你們好看咧!那時候我好胖喲!一六0公分的身高有五五公斤重吔,嚇不嚇人?」劉藍溪眨著一雙眼睛,狀似極為認真的說道,「真的呀?那你是怎麼瘦下來的?」一個胖胖的女孩問。
「哎呀!出來做事以後就瘦了嘛!我也不知道。」聳聳肩膀,劉藍溪抓起桌上的一塊花生糖就吃將起來。
「劉姊姊,你能不能送我們照片?」
「可以呀!我今天帶了好多來呢!」說罷,劉藍溪一手從她的提袋裏掏呀掏的,掏出一疊照片來。
「劉姊姊,幫我們題上字好嗎?」
「好啊!你叫什麼名字?」
一邊簽名,一邊啃著花生糖,劉藍溪此刻是手也不停,口也不停,一個是忙著寫字簽名,一個是忙著吃東西和講話。
「哎呀!這張寫錯字了。」
「沒有關係!那劉姐姐再重寫一張,這張壞的我也要。」
「你好貪心喲!」有人這樣說,其實幾乎每個人都得到兩張照片──一好一壞,我想,劉藍溪還是很公平的。
「劉姊姊,聽說你以前也打手球,是吧?」
「是呀!高中的時候我唸稻江,在一位吳老師的指導下參加了手球隊,雖然可以少唸點書、多打點球玩,可是,手臂卻打得肥嘟嘟的,比人家粗好多,你看!」
劉藍溪伸出她的手臂,穿了那麼多衣服,反正只看到她的膀子是圓滾滾的,若要一探虛實,只有等夏天了。
「劉姊姊,你還喜歡什麼運動或消遣?」
「反正所有戶外運動我都喜歡,像游泳啦、打羽球、打網球,喔!對了,前幾天我還去騎馬吔!到今天還腰酸背疼的。」一手撐在腰際,劉藍溪擺了個痛苦的樣子。
「劉姐姐,你好會演戲喲!」
「吔,對,在『名劇精選』裏你演過幾次都好棒哦!可是我們都不喜歡你演的周小菲。」一個女生義憤填膺的說。
「提起周小菲,我倒有些話要聲明,希望你們不要以為周小菲是破壞葛叔叔和欣怡的介入者,事實上我覺得,由於周小菲的出現,反而促進了葛叔叔和欣怡他們夫妻之間的瞭解、關切、體諒和感情。不是嗎?因為起先他們夫妻之間並無感情而只有恩情,這種夫妻關係根本是不正常的。」
劉藍溪說得好激動。
「那你自己演了這個角色以後,有什麼感想?」
「因為『河上的月光』是我第一次演的連續劇,過去完全沒有演連續劇的經驗,所以糊里糊塗就接了,想不到竟然這麼不討好觀眾,以後呀!我要是再接戲,一定要慎重選擇所演的角色,免得不合適,徒然遭到一些不明事理
的觀眾謾罵。」
「劉姊姊,聽說你以林非非的藝名和游天龍合作拍過一部電影,是吧?那你和游天龍是不是真的像傳說的那麼要好?這個問話的女生很大膽,問出大家心裏都『?』的問題。」
「哎呀!你們怎麼也這樣子以為?我和游天龍只是好朋友啦!大家都是同事嘛!他一直像個大哥哥一樣的照顧我,就這樣子嘛!」劉藍溪緊張兮兮的分辯著,這件事情應該沒有這麼簡單。
「反正我是從來沒有公開承認過,至於外界要怎麼說,我也管不到,只好由他們去說囉!」劉藍溪又加上一句補充。
「劉姊姊,那你有沒有比較親蜜的男朋友?」
「男朋友?有呀!很多啊!可是,比較親蜜的還沒有,怎麼?你要幫我介紹呀?」歪了個頭,她倒反問起來。
「那我幫你介紹一個可以結婚的對象好了。」
「什麼?你要我那麼早嫁掉呀?媽媽喲!我才虛歲二十哩!」劉藍溪吐出舌頭,手拍腦門,裝出一副昏倒相,大家都大笑起來。
「劉姊姊,能不能告訴我們你的生日、籍貫和排行?」
「我啊?我是四十九年三月二十九日生的,很偉大吧!青年節吔!籍貫嗎?山東,其實是瀋陽市,祖籍山東,不過,我媽是上海人,所以我長得不像東北人的高大,而像南方人的嬌小喔!排行老大,下有三個弟妹,對了,我妹妹好胖喲,我每次都笑她可以套好幾個救生圈,哈哈!」
「劉姊姊,那你的初戀呢?告訴我們大家吧!」
「初戀?哎呀!那時我才國一呢!我們學較有一個高高帥帥的男孩,我偷偷的喜歡他好久,每次他一出現,都偷偷看他,好好玩哦!那時還不認識他,後來大家認識了,也沒什麼嘛!那段暗戀也就幻滅了。你們呢?有沒有人像我那樣倫偷喜歡男生?說來聽聽!」
幾個女生都在竊竊的笑著,有的還挺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只在那兒笑而不語。
「好吧!好吧!不逼你們講了,反正啊!我想女生都差不多,不會只有我一個人暗戀漂亮男生的。」
「對了,劉姊姊,我覺得你還是穿長褲比較瀟洒些,每次看你穿裙子都怪怪的。」
「你也這樣覺得呀?好極了,知音、知音!不過我告訴你,我以前唸書的時候,除了制服,要不然打死我,我也不穿裙子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好彆扭喲!穿長褲多帥喔!」把頭側揚了一下、劉藍溪臉上透出一股得意的神色,就像她今天的打扮,帥得可以。
「話又說回來,穿裙子也是一種禮貌吔,有些場合就是不能隨隨便便亂穿一通、像我們上電視穿禮服一樣,為了慎重起見,也為了尊重電視機前的觀眾,穿禮服會顯得正式多了。」
「劉姊姊,你自己有沒有發現你的抬頭紋很多?」
「有啊!都是那個日本人害的,以前我拍過一個日本的廣告,那個指導我的日本人講話喜歡抬眉毛、抬眼睛的,結果廣告拍完,我也學會了他那一招,到現在還改不掉這個壞習慣。」說看說看,劉藍溪額頭上又冒出那幾條不聽話的紋路來。
「你應該好好保養一下才對。」
「有啊!每天晚上睡覺前,我都會學那個資生堂韻律按摩霜的廣告一起做,這樣,這樣。」哼著那首曲子,一邊就示範起來了。
「劉姊姊,你的歌裏面我最喜歡『金縷鞋』和『小秘密』了。」
「真的啊!我自己也最喜歡這兩首,看來,你還挺有水準的嘛!可是,這兩首我卻很少唱,倒是最近那首小時候的願望唱了三百多遍了,煩郡煩死了。」劉藍溪誇張的形容著,這倒也是真的,有時要唱什麼歌,還由不得你撿,觀眾喜歡聽什麼,你就得唱什麼,唱多了,還要被人家罵做只會一百零一首,當歌星也挺嘔的。
「就是嘛!明明心裏不開心,還得裝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來,當明星一點都不好玩,好苦的!有一次拍一個卷心餅的廣告,同一個『好好吃喲!』的鏡頭拍了大概三百多次,旁邊擺個大垃圾筒,每拍一個鏡頭,吃一口,我就吐掉,結果一共吃掉兩三盒,吃了就吐,吃了就吐,慘不忍睹。」劉藍溪邊說邊學,比劃了半天,證明她是一個頗誇張的女孩,三百多次?她今天已經用了兩次啦。
「吔!你們幾個怎麼只聽都不問?我跟你們講真的,上課的時候聽不懂就要舉手問老師,不懂又不問的話,吃虧的是自己,我以前唸書的時候就是不愛聽課,一天到晚胡思亂想的,那天要是發神經聽了課,就是一大堆的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把老師煩都煩死了,不過,我的推論是不喜歡唸書的小孩,通常都比較聰明,只是他的聰明沒用在書本上,有點可惜了。」
說得倒是一番真心話,劉藍溪今天的表現頗令人激賞,既把氣氛處理得極為歡洽.讓參加的讀者沒有拘束感,又能適時的在座談會的尾聲中,給大家一點勉勵,劉姊姊沒有讓人白叫了一下午。
會後,照相的照相,聊天的依舊聊天,大夥兒還一塊兒下樓去晒晒冬陽,個個都不捨離去,能夠跟自己喜歡的劉藍溪一起快樂的渡過一個周末的午後,該是一件多麼叫人興奮的事啊!
各位讀者,「有問必答座談會」是本刊長期性的活動之一,本刊將為您陸績請到三臺影歌紅星與您歡度時光,分別是:亞倫、陳秋霞、胡茵夢、劉文正、沈雁、范丹鳳、于珊、楊懷民、陽光、宇文心心、薛芳、費王青、李靜美、田路路、華萱萱、鳳飛飛、劉德凱、王芷蕾、李麗華、托懿芳、王孟麗、仇政、葉明德、崔愛蓮、銀霞等〈答應參加的明星太多,不及一一列載〉,請您剪下「有問必答印花一枚貼在明信片上,可指定或不指定那位明星的訪問,如不指定機會會更大些,附上您的聯絡電話與地址,寄本刊收,本刊將儘快安排您來參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烤雞脖子..

kgb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izi Melody
  • 啊多謝博主,這篇報道從未見過,認識到了劉藍溪自然親切的另一面,她笑起來好可愛啊。真捨不得她已經出家了,祝福她能在佛門中獲得心靈的安寧。
  • 謝謝希望以後還有你沒見過的報導

    kgbz 於 2015/10/26 22:36 回覆

  • 書
  • 劉藍溪 , 當年可愛的女孩 , 好久沒看到她的報導了 .
  • 沒事就沒報導原則><

    kgbz 於 2015/10/29 13: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